三补合生机勃勃,补贴有这个难点

各地推行农业补贴“三补合一”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不过,笔者近期在湘鲁浙皖等试点省调查发现,农业补贴改…
各地推行农业补贴“三补合一”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不过,笔者近期在湘鲁浙皖等试点省调查发现,农业补贴改革在推进中也面临一些新问题。
满意度提高
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湖南宁乡县从去年起调整农业补贴政策,对种粮农户有了更多扶持。宁乡县回龙铺镇种粮大户彭国辉说,他流转了120多亩土地,今年每亩可以补助100元,有1.2万元补贴,相当于20多亩地的纯利润,“以前大家抱怨说补贴政策不到位,现在都说政策好。”
湖南宁乡县是“三补合一”改革的缩影。去年5月,财政部和农业部选择安徽、山东、湖南、四川和浙江等5省部分县市开展“三补合一”改革试点,目的是更好地保护耕地地力和支持粮食适度规模经营。
湖南省财政厅副厅长欧阳煌表示,改革后,拥有耕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民的利益基本不受影响,同时农业补贴领域长期存在的“种多种少一个样”“种不种田一个样”等问题逐步解决。
财政部在官网发文称,从第三方(中国农业大学中国农村政策研究中心)评估结果看,“三补合一”后,耕地撂荒现象减少了,农民的获得感增强了。来自5个试点省的10个县、20个行政村、309户农民的调查数据显示,94%的农户表示接受“三补合一”改革,而且由于资金一次性发放,农民对政策的满意度提高。
遭遇新难题
实施“三补合一”改革刺激了农民的种粮积极性,改变了以往三项补贴大都发放给土地承包者而非实际种粮者的情况,但试点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新问题仍要得到重视。
首先,统计工作奖惩不明确,影响数据准确性。湖南宁乡县的农业干部反映,改革后每年必须在全县进行两次全面摸底才能发放补贴,工作量比以前大了两三倍都不止。从村到乡再到县,先要依靠村干部统计,交上初步数据;然后县里再派人回访、抽查核实,这个过程中也需要依靠村干部。但由于没有相应的奖惩机制,村干部积极性不高,上报数据有时全凭感觉。
再有,取消良种补贴的后续影响值得关注。山东齐河县农业局负责人说,取消良种补贴之后,一些农民开始选用便宜种子。“种子质量参差不齐,势必影响粮食产量和粮食安全。”
此外,由于各地对种粮大户的补贴力度不一样,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粮农的种植热情。山东省经营土地面积50亩以上200亩以下,每亩按60元标准补贴,200亩及以上每户最高补贴限额为1.2万元。山东的一些种粮大户表示,既然流转200亩地和数千亩地同样都只补贴1.2万元,莫不如多种植经济作物。
改革新期待
为了更好地推进“三补合一”改革,发挥农业补贴政策效用,激发农民种粮积极性,基层人士表示,可考虑出台降低农民种粮成本的举措,如土地流转补贴政策等。
山东高密市农业局副局长孙建波认为,在劳动力价格不断升高的情况下,要降低农业种植成本,只能靠科技进步和机械化,同时将土地流转费用降下来,对经营粮食作物的种植大户给予一定的流转补贴。
“补贴、奖励的浮动机制还要更加灵活一些。”浙江绍兴市上虞区种粮大户魏吕泳希望农业补贴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补贴要考虑实际生产成本和社会收入增长的变化。
另外,近年来随着国土综合整治和水利建设的完善,各地新增了不少未纳入农业税计税面积的耕地,基层希望借改革契机,将这些耕地纳入补贴范围。“希望继续加大资金整合力度,集中有限的财力办大事。”山东齐河县农业局农技站站长王义表示,整合后的资金应该投入到一家一户干不了、也无法干的事情上,特别是基础设施的改善和农业社会化服务水平提高上。

各地推行农业补贴“三补合一”改革(农作物良种补贴、种粮农民直接补贴和农资综合补贴合并为农业支持保护补贴)取得了初步成效,不过,笔者近期在湘鲁浙皖等试点省调查发现,农业补贴改革在推进中也面临一些新问题。
满意度提高
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湖南宁乡县从去年起调整农业补贴政策,对种粮农户有了更多扶持。宁乡县回龙铺镇种粮大户彭国辉说,他流转了120多亩土地,今年每亩可以补助100元,有1.2万元补贴,相当于20多亩地的纯利润,“以前大家抱怨说补贴政策不到位,现在都说政策好。”
湖南宁乡县是“三补合一”改革的缩影。去年5月,财政部和农业部选择安徽、山东、湖南、四川和浙江等5省部分县市开展“三补合一”改革试点,目的是更好地保护耕地地力和支持粮食适度规模经营。
湖南省财政厅副厅长欧阳煌表示,改革后,拥有耕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民的利益基本不受影响,同时农业补贴领域长期存在的“种多种少一个样”“种不种田一个样”等问题逐步解决。
财政部在官网发文称,从第三方评估结果看,“三补合一”后,耕地撂荒现象减少了,农民的获得感增强了。来自5个试点省的10个县、20个行政村、309户农民的调查数据显示,94%的农户表示接受“三补合一”改革,而且由于资金一次性发放,农民对政策的满意度提高。
遭遇新难题
实施“三补合一”改革刺激了农民的种粮积极性,改变了以往三项补贴大都发放给土地承包者而非实际种粮者的情况,但试点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新问题仍要得到重视。
首先,统计工作奖惩不明确,影响数据准确性。湖南宁乡县的农业干部反映,改革后每年必须在全县进行两次全面摸底才能发放补贴,工作量比以前大了两三倍都不止。从村到乡再到县,先要依靠村干部统计,交上初步数据;然后县里再派人回访、抽查核实,这个过程中也需要依靠村干部。但由于没有相应的奖惩机制,村干部积极性不高,上报数据有时全凭感觉。
再有,取消良种补贴的后续影响值得关注。山东齐河县农业局负责人说,取消良种补贴之后,一些农民开始选用便宜种子。“种子质量参差不齐,势必影响粮食产量和粮食安全。”
此外,由于各地对种粮大户的补贴力度不一样,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粮农的种植热情。山东省经营土地面积50亩以上200亩以下,每亩按60元标准补贴,200亩及以上每户最高补贴限额为1.2万元。山东的一些种粮大户表示,既然流转200亩地和数千亩地同样都只补贴1.2万元,莫不如多种植经济作物。
改革新期待
为了更好地推进“三补合一”改革,发挥农业补贴政策效用,激发农民种粮积极性,基层人士表示,可考虑出台降低农民种粮成本的举措,如土地流转补贴政策等。
山东高密市农业局副局长孙建波认为,在劳动力价格不断升高的情况下,要降低农业种植成本,只能靠科技进步和机械化,同时将土地流转费用降下来,对经营粮食作物的种植大户给予一定的流转补贴。
“补贴、奖励的浮动机制还要更加灵活一些。”浙江绍兴市上虞区种粮大户魏吕泳希望农业补贴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补贴要考虑实际生产成本和社会收入增长的变化。
另外,近年来随着国土综合整治和水利建设的完善,各地新增了不少未纳入农业税计税面积的耕地,基层希望借改革契机,将这些耕地纳入补贴范围。“希望继续加大资金整合力度,集中有限的财力办大事。”山东齐河县农业局农技站站长王义表示,整合后的资金应该投入到一家一户干不了、也无法干的事情上,特别是基础设施的改善和农业社会化服务水平提高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