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好种猪尤关键,四川猪业提质转型得龙头企业边走边探

品种是决定生产成绩的第一要素。唐春祥感慨,目前我国生猪的生产成绩,五六成的贡献应归于基因改良。

种猪销售开启网上订购

与加裕引种合作共享数据库

作为四川巨星集团下属从事农牧板块生产销售的公司,巨星农牧目前已投资2.5亿元,打造巨星养猪和养鸡产业链,并已在四川建成13个标准化原种猪场和生猪养殖基地,成为四川最大的种猪供应和生猪养殖企业。

本报记者章勇
“老婆,隔壁小G咋长得那么好啊?”“切!你不看他爹是谁~”“他爹是谁喃?”“是巨星3G啊!”
虽然文字略显直…

“企业 农户”模式须符合六项条件

“我们转型做品牌种猪,这只是暂时做一些调整,等先把种猪做好,再通过‘公司加农户寄养’的模式做育肥猪。”

“今年上半年养猪业整体亏损,谁也逃脱不了,也控制不了。农牧企业需要尊重种养殖周期,它不像工业企业,行情好时可以加班加点。”日前,成都巨星农牧科技有限公…

本报记者章勇

据记者了解,目前一些企业用蛆等生物方法处理病死畜禽,但唐春祥反问:用蛆能处理多少病死猪?能不能推广还很难说。

唐春祥向记者表示,在国外这种做法比较普遍,“利用他们的数据库,使我们的种猪时刻处于最优、最新、最佳的状态。”

唐春祥表示,市场行情很难预测。在未发生之前,没人敢拍着胸脯说自己的预测是准的。

“3G种猪,不言而喻,借用了移动网络的理念。”巨星农牧总经理唐春祥在接受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针对近期网上拍卖生猪的事,唐春祥称,网上只是拍卖,交易还是在线下,包括检疫的流程也都是在线下进行。“今年三四月份,我们开始尝试网上种猪交易。”他介绍,这种模式还是从业内一次会上,有关养猪企业如何进行市场营销的探讨中得到的启发。目前,他们找了相关公司签订了网络平台合作协议。

“养猪专业户在种猪品种上就输了一大截,再加上后期饲料、药物和营养等不确定性因素作祟,养猪最后的成绩是好是坏,养殖户自己无法预料,更不知道原因。”

据记者了解,巨星农牧公司时下采用的正是“公司 合作社
寄养农户”的产业化发展模式,即公司提供猪苗和鸡苗、饲料、药品,农户提供标准圈舍、生产工具、劳动力,公司统一销售,农户分取养殖报酬。这一模式改变了传统的商品猪禽生产方式,带动现代养殖业发展,促进农民持续稳定增收。

500万头生猪是宏大叙事4万头种猪是近期战略

一方面是猪价的变动不居,一方面是四川生猪产销全国之最的现实。两者相遇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作为国家级龙头企业的巨星农牧公司的影响和作用又体现在哪里?其又在做怎样的转型尝试?

据了解,目前巨星农牧推出了“三方合作”。对于养殖户而言,这种合作能增加养殖效益。唐春祥介绍,据测算一头优质种猪一年可为养殖户增加效益6000元左右。他分析,优质种猪的平均产仔数为18头,比行业内目前的平均值14头多出4头,且成活率也高,这些都是利润。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企业对于疫苗的选择和使用,效果优先而不是价格优先。“我们每个月都买疫苗。春秋季重点防,但有些病不是春季高发,还有些病毒是变异的,所以,没有通用的免疫程序。”据介绍,巨星农牧公司每月花费在疫苗上的支出就达到70万元~80万元,一年接近1000万元。

据了解,2012年7月,巨星农牧从加拿大进口了850头新加系原种猪。这是成都市首次从国外引进原种猪,也是四川省规模最大的一次国外原种猪引进行动。业界曾评价,这批种猪将成为西南地区生猪品种升级换代的生力军,新加系原种猪生产从此实现“国产化”。

谈到巨星农牧未来的主要工作,唐春祥直率地回答:“搞好生产经营,我们投资的2.5亿元将主要用于规模化养猪。”

虽然文字略显直白,但这的确是成都巨星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在某杂志封面推出3G种猪广告语。让人不解的是,到底什么是3G种猪呢?何以成为一直低调的巨星农牧在行业重要展会上宣传的重点,甚至利用第12届中国猪业发展大会成都主场优势,重点包装推出了这一概念。

“今年上半年养猪业整体亏损,谁也逃脱不了,也控制不了。农牧企业需要尊重种养殖周期,它不像工业企业,行情好时可以加班加点。”日前,成都巨星农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唐春祥在接受《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传达一种概念,‘3G’按照英文缩写巨星 加拿大加裕公司
性能卓越组成,还可以理解为‘三高’,即高产出、高效率,以及高回报。其实就是我们与加裕公司合作,生产出性能卓越的种猪。”

“这对种猪的品牌推广还是有好处的。”唐春祥向记者介绍,目标客户会在网上关注性能指标,而商家就可以通过网络查到他们的IP地址以及浏览习惯、浏览页面、浏览时间等,有意向的客户会主动留下联系方式,这样销售人员就会与他们取得联系,从而达成交易。

针对目前行业内畜禽污染、区域规划、养殖户转产转业等问题,唐春祥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真正把养殖当回事的人必然会主动做好疫控

谈及推广计划,他说,四川猪业市场需求庞大,能把这一区域市场做好就已很不错了。“在种猪品牌推广方面,我们重点将面向西南地区,包括四川、重庆、云南,此前在宣传和推广方面没有花大力气来做,今年做品牌种猪将是我们的主要战略。”

他建议,政府应该投资把无害化的基础设施建立起来。目前,四川省崇州市就有专门的定点病死猪无害化处理厂。农户的猪死了,只要打个电话,处理厂的人就会过来把猪拉走,去做有机肥、肉骨粉等。而且他们和保险公司是联动的,在病死猪处理过程中,养殖主体和处理厂家各自分得一部分赔偿和补贴。

责任编辑:高晓川

唐春祥接着说,政府需要做好重大疫病防控工作。而真正把养殖当回事的人,即便政府不给钱,他自己也会做好疫控。

“而且,现在很多不诚信的种猪企业把商品母猪当种猪卖给用户,很便宜,就是在故意迎合养殖户的心理。所以猪的繁殖性能一定会受到影响。到最后养殖户也不知道是因为母猪,还是饲养管理造成的问题。这就造就了国内目前PSY平均只有14.5头~14.7头的局面。”

“凡是能达成上述要求的养殖户,一旦签订合同,养殖过程中所有的成本都由我们负责,他们只需对养殖成活率负责。”

唐春祥介绍,目前3G种猪市场销售情况很可观,在四川眉山和乐山一带很受欢迎。

针对猪价波动的问题,唐春祥表示,任何行业都有价格波动,业内提出的“猪周期”观点不一定对,因为影响价格的因素比较多,说到底还是供求关系的问题。

为什么选择与加裕公司合作?唐春祥说:“因为他们的种猪生长状况好,包括品种、繁殖性能、生长速度等,产仔数平均可以达到12头~13头,健仔数达到11头左右;个别的产仔数可达到15头~16头。”

对于生猪生产环节的政府补贴,唐春祥认为:“对于整个生产过程,政府不要去干预,就让市场自动去调节,政府的补贴反而会造成市场扭曲。比如有些不养猪的只是为拿补贴而养猪,他们的目光没有放在生产上,根本没有考虑如何提高生产效率、管理水平,养猪的各个环节都做不到位。他们靠拿政府的补贴而生存,不是靠生产经营赚钱来生存,这一群体无疑扰乱了市场。”

“今年的重点是内部扩繁,扩张优质种猪群体,明年向市场推出优质种猪。”

“目前存栏种猪12000头,市场主要面向四川。”唐春祥说。近几年政府推动猪场标准化升级,对巨星农牧公司也给予了支持。未来5年~10年,巨星农牧将实现体系内年出栏500万头生猪的目标。

说到育肥猪和种猪的利润,唐春祥说,育肥猪价格波动太大,利润空间小,而种猪的价格波动比较小,利润相对比较大。从今年的行情来看育肥猪没有利润可言。猪价平稳时,特别是在今年之前,育肥猪的利润占集团收入的主要部分,但明年的主要利润将来自于种猪业务,预计将有3万头~4万头种猪面市。

记者了解,目前巨星集团网站首页上已经开设了产品预订平台,预订的品类包括种猪产品、放心猪肉、饲料产品、化工产品和园林绿化等,其中种猪产品涉及杜洛克公猪、大白公猪、PIC337公猪、PIC399等系列品种供客户选择。

据唐春祥介绍,与加裕公司的合作不光包括引进种猪,同时也引进了领先的育种技术。

目前,巨星农牧采取农户聚养的模式养殖。“我们采用合同模式,即农户挣工钱,不管市场,市场价与农户收入无关。但我们对养殖户的养殖成活率有指标考核。”

适度规模养猪专业化,诠释着未来竞争就是成本的竞争。他称,商品猪还得靠养猪专业户来做。比如两夫妇养猪,不计工资,也不算社保,用自己的东西,自己来管理,责任心强,他们可以24小时工作,而且没有加班费。这些都是专业户的优势,比规模化企业要好很多。

唐春祥详细地向记者介绍,目前和公司合作养殖的农户,要满足六项要求:一、兴趣;二、场地。要能达到存栏300头~500头的规模;三、经验。要养过猪的;四、劳动力。自己亲自参与,不能只雇佣他人而自己不参与;五、信用;六、资金。

“但这个群体面对的问题是种猪的质量没法保证。这也是我们转型做种猪的原因之一。”唐春祥说,目前低质量低价格的种猪在养猪户中广受欢迎,这已走入了误区。他分析,因为这个群体没有实力和能力去鉴别种猪的好坏,而只能通过外形、体型,四肢健壮与否来决定。猪只内部健康与否,猪瘟是阳性还是阴性,是否有伪狂犬病等都无法得知。

说到今年猪业行情,唐春祥语气中流露出一点无奈。

“老婆,隔壁小G咋长得那么好啊?”“切!你不看他爹是谁~”“他爹是谁喃?”“是巨星3G啊!”

“猪周期”的形成是供求变化所致

“目前种猪选育技术在行业内并不是难事,难的是拥有庞大的数据库筛选资源。我们的种猪选育就利用了加裕的数据库,甚至是整个种猪数据资源,大家共用一个育种软件。对方的专家会提供选育、选种方案,并建立近交系数,我们100%按照他们的方案来做。”

“作为大型规模化养猪企业,在疫病防控措施上都差不多。”唐春祥表示,第一,考虑选址问题,应选择比较偏远的地方,远离市区、人员聚集地、屠宰场、垃圾处理厂、医院等,以此减少疾病传播的可能;第二,猪场建设与管理中,对于疫控和日常管理严格规范。

针对此前提及的未来5年~10年内,巨星农牧将实现体系内年出栏500万头生猪的目标,唐春祥说,500万头是宏伟目标,近期的战略主要是做品牌种猪。

去年年底以来,四川省生猪价格持续低迷。出栏价从每斤7元多一路滑落至每斤5元左右,养殖场平均每头猪亏损200元~400元不等。

“这是很矛盾的。我认为未来的养殖主体,不是集团化规模化的养殖,而是存栏200头~500头的专业户。”

“有些人说,猪价不好,就把猪场建好。这太单纯了。猪还在栏里,怎么建?要说建,那应该是新建了。新建猪场,是要扩大规模,行情都控制不了,很难说猪场建设好了就能怎样。养猪就是把生产搞好,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才是根本之策。”

适度规模养猪是趋势种猪市场存空间

近年来,农牧企业融资上市需求比较旺盛,唐春祥介绍,好几年前该公司就和基金公司等中介机构接触洽谈相关事务,下一步还得看实际推进情况。

至于养殖户们对市场风险的把控,政府及相关组织或机构是否能进行有效指导?

“食品安全的问题,仅靠强免工作是保障不了的。政府应做好病死猪的管理。”唐春祥说,当前每处理一头病死猪,政府补贴80元,但是否真正处理了还需要监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